正值新年,华夏幸福城总裁却不幸福?

来自万科的许林炎在河北做了一次往返旅行后,最终选择了向南,踏上了深圳的热土。然而,他没有回到他的老雇主身边,而是转向了前改革之王凯撒。
  近日,据报道,华夏快乐孔雀城住宅集团前总裁严旭·林加盟凯撒。记者《国际金融报》获悉,严旭林四五天前正式加入凯撒。职务为深圳地区高级副总裁,主管深圳地区采购与质量管理部、成本管理部、创新研究院、客户与市场部,向深圳地区总裁兼总裁李海明汇报工作。44岁的李海明是凯撒的高级部长,任职17年。曾任凯撒长沙房地产公司董事长、深圳房地产公司董事长、金沙湾国际乐园公司总经理、房地产集团深圳地区副总裁、集团控股副总裁等。职务。
  许林炎在房地产方面有多年的经验。自2002年加入万科以来,他一直在深圳、佛山、沈阳和南京等万科城市工作。他先后南移北移,于2013年出任合肥万科总经理。他职业生涯的真正焦点始于2016年年中,当时严旭·林从万科城升至华夏快乐孔雀城集团总裁。记者《国际金融报》采访了一批接近华夏幸福的内部人士和内部工作人员,试图重新开始两年前严旭·林幸福表演的开始、高潮和最终结局。
  此前,孔雀城曾被华夏幸福副总裁陈怀洲控制多年。作为华夏幸福的老部长,陈怀洲跟随老板王文雪20年。
  当时,华夏幸福已经凭借左手产业新城和右手孔雀城的互补优势,跻身行业前十名。负责住宅开发的孔雀市通过高营业额的开发模式获得现金流,从而回馈华夏幸福的工业地产。2016年,华夏幸福实现销售总额1203.25亿元,其中新城商业销售额901.24亿元,工业园区配套住宅合同销售额723.65亿元,城市房地产合同销售额281.84亿元,年房地产销售额超过1005亿元。同年,万科销售额为3648亿元,其中上海贡献1200亿元。这1200亿元主要来自华东的16个城市,而合肥,这16个城市之一,还没有超过100亿元。
  因此,严旭林的职务变化似乎是在外部世界的一个飞跃。
  在许林炎到达之前,万科前部门成员张锦源刚刚离职。2015年7月,张锦源从万科成都公司总经理跃升至华夏幸福,成为孔雀城住宅集团副总裁,负责战略中心和市场中心。一位接近华夏幸福的消息人士告诉记者《国际金融报》,先后在IBM和麦肯锡工作的张锦源是一个典型的“外国企业模式”,在战略上主要与陈怀洲合作。因为他对营销领域了解不多,所以他的角色有限。一年后,张锦源调任泰和集团副总裁。
  在内部员工的眼里,虽然他们都来自万科部门,但前后脚的两个人风格却大相径庭。“许林炎与人民关系密切,没有领导,但他行事高调,喜欢激起热情。以汇报为例,徐要求所有参与汇报的业务线员工都要参加,这样当一些部门汇报时,会议室的一半都是单独向徐林炎汇报的人。”
  许林炎的高调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王文雪的支持。据接近华夏幸福的消息来源称,“许林炎是王文雪亲自招募的,甚至陈怀洲事先也不知道。”
  外界试图探索许林炎对王文雪的期望。然而,似乎很难在业务层面上充分解释。毕竟,在外面的世界里,徐过去的经历可能不是这个职位最合适的人选,或者有很多合适的人选。王文雪为什么要挑许林炎?
  照片来源:图像昆虫创意
  许多内部人员认为,许林炎对孔雀城的未来发展并不负责,而是更接近于特定时期的特殊用途。
  他们如此肯定许林炎的到来:“博
  “他既有理想又有热情,试图将万科的标准化和常规化带给华夏幸福,但在业务层面存在明显的不足。”生于工程学的许林炎被员工质疑,他不知道营销,至少他不知道华夏幸福,一种依靠“民兵组织”和大量分销渠道的非常规方法。记者《国际金融报》了解到,2017年3月,品牌营销中心总经理王军提出在上任约半年后辞职。陈怀洲的个人留用也没能让王昌娥君决定自己创业。
  王军离开后,许林炎聘请禹州房地产副总裁黄志杰接任王军,黄志杰曾担任碧桂园营销中心执行总经理,后来她离家出走,搬了几次家。黄志杰到达后,他成立了20多个技术团队,希望改变孔雀城的营销方式。他们推出了一款购买应用,试图用在线操作取代传统的线下订阅。在此期间,孔雀城的员工被告知他们不是房地产开发商,而是一家互联网公司。营销部门的主要工作是推广应用程序,并将更多项目转移到在线市场,以便买家可以在网上抢购。

创新的营销模式并没有带来任何业绩上的改善。相反,一些员工对这种情况不满意。许多员工开始想知道“如何工作”。
  与此同时,王文雪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。
  一些内部工作人员向记者《国际金融报》回忆说,在2017年年中的高管会议上,王文雪的“如果我选择一个人来代表我,那就是老徐,我支持老徐做的任何事情”和“如果严旭林做不到,那么我对这个人的看法是错误的”被视为支持严旭林的公开宣传。
  2017年下半年,营销线的表现不尽如人意。王文雪曾经生气地说:“我每个月都要付钱吗?”
  不久之后,宾主关系结束了。也是在一次内部会议上,王文雪宣布了许林炎的“免职”,并由许辉上海地区分公司前总经理傅雷明接任。业内人士称,陈怀洲、许林炎和傅雷明并未意识到这一人事变动。此前,孔雀城试图突破北京的地域限制,成立了一家北京公司,由傅雷明担任总经理,负责二级市场的并购。后来,北京公司被叫停了。
  离开孔雀市后,2018年1月,许林炎加盟龙基台和房地产,担任房地产事业部董事长,六个月后离职。据媒体报道,在他任职的五个月里,许林炎在人才选拔、组织和管理方面发起了一系列变革。
  由于北京周边仓库面积大,龙脊泰和的房地产业务被严格限制购买政策。徐林炎在抵达后对北京房地产市场表示乐观预期,并设定了到2018年销售额达到400亿元的业绩目标,这一数字一度升至480亿元。然而,北京周边的房地产市场并不欢迎政策不附带条件。最终,徐林炎充满内部纠纷的转变,使得管理理念难以落实,绩效指标也达不到。
  现在搬到南方,在不陌生的深圳市场,许林炎和凯撒会带来什么样的火花?
  记者孙万秋
  编辑沈玉洁
  欢迎关注、投稿和报道。